<font id="df9pt"></font>

      <big id="df9pt"></big>
        <ins id="df9pt"><menuitem id="df9pt"></menuitem></ins>
        <track id="df9pt"></track>

        <big id="df9pt"></big><noframes id="df9pt">
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<track id="df9pt"><track id="df9pt"></track></track>

            <delect id="df9pt"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df9pt"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閱讀數: 4744 | 回復數: 10

                V13 發表于: 2021-08-27 14:07
                1章

                丁圓幽幽轉醒,眼前熟悉的一切事物,讓她相信,夢里那個白發蒼蒼的老婆婆說的都是真的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死了一回,如今是以重生之身,回到了一年前的丁家。這個她出嫁之前,從未邁出過一步的丁家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夢里的老婆婆說:“多水靈的姑娘啊,就這么橫遭毒手死了怪可惜的。罷了,今兒我就發發善心救了你,讓你重活一回,給你個機會看你能不能給自己改命!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于是,她的屁股被老婆婆用納鞋底的尖針錐子刺了一下,她被刺的哇哇叫著,渾身打了個激靈就活過來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躺在床上,隔著破了洞的紗帳,瞪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,把自己破舊的閨房打量了一番。咧開嘴,嘿嘿笑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說是閨房,還不如說是一間下人房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哦不,丁家上房的下人住的房都比她要寬敞明亮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雖然她是丁家大老爺生的二小姐。但沒人把她當千金小姐看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只因為她的娘不過是大夫人身邊的使喚丫頭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娘到死連個妾的名分都沒撈到。她,自然也是個丫頭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還是個在廚房燒火,進不得廳堂,臟兮兮的低等丫頭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甚至,她和秦邵堂成親那天早上,她還守在鍋灶邊,看著蒸饅頭的火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來接親的轎子都停在大門口了,她才被丁家正牌大小姐丁苒的貼身嬤嬤罵著從廚房揪回自己房里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手臉都未來得及洗,就在臟破的裙襖外套上喜服,蓋上蓋頭,匆匆忙忙扶出去,交給新郎官家的老嬤嬤把人帶走了。動作之快,就像在甩掉燙手山芋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想起秦邵堂,丁圓心頭便襲來一陣劇痛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那碗讓她死于非命的甜湯,是他親手喂給她的。那場景恍若就發生在上一刻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他把因為月事而身子不適的她從床榻之上扶起,溫柔如同春日暖陽般地笑著,對她說:“阿圓,把這碗湯喝了,肚子就不疼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深深信賴他,依賴他,愛慕他,不疑他會在湯里下藥害她,而把那碗湯喝的見底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之后,他起身離開。一身石榴紅裙的姐姐隨之進房,笑吟吟地問她:“妹妹,你夫君剛才喂你的湯好喝么?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還傻傻地點頭,說:“好喝啊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姐姐銀鈴般的笑聲繼而在房中響起,盯著她的雙眼卻陰冷可怖,“還真是個傻子。都不知道自己馬上就要見閻羅王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一向膽子小,怕死,聽到她說閻羅王三個字,便不由自主在床上縮成了一團,“姐姐你別說那些嚇我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“我哪里閑的嚇你?”丁苒陰毒冷笑,“我就是來看你怎么死的。你搶了我的夫君,我怎么會輕饒了你這個賤人?所以啊,剛才那碗湯里,我給你加了點好東西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丁苒話音剛落,她便覺得腹中一陣絞痛。那痛感,好似有上千把刀同時她的腹中翻攪一般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丁苒如同魔鬼附身,在她的痛苦翻滾里,陰森森地說道:“趕緊死吧。賤人!你不配得到邵堂,他終究是屬于我的!他怎么會真的心中有你這個傻子?簡直笑話!他是我的!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強力的毒藥,直讓她舌頭發直,連話都說不出來。痛苦的哀嚎都悶在胸腹之中,無處發泄,生不如死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隨著藥效的迅速發作,她七竅流血,慘死于榻上,形容可怖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在斷氣的最后一刻,她看到他的夫君從門外進來,身著儒雅白衣,笑容奪目,俊逸非凡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艾瑪,好忐忑。不知這行文語氣,有沒有古言的味道。。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想到這里,丁圓重生的喜悅便被難過沖淡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從她降生于世以來,對她最好的一個人,原來也會害她的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不自覺地抽著鼻子,抬手抹了抹眼淚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“秦邵堂,我再也不要見到你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這句話剛嘀咕完,就聽得房門一聲巨響,被什么東西給撞開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接著一個五大三粗的婦人閃身進來,腰上圍著粗布圍裙,叉著腰站在門口沖她吼道:“傻二圓!你個賤丫頭怎么還在床上賴著?趕快起來燒火了!老娘一個人忙的四腳朝天,你居然還給老娘睡懶覺?趕快給我爬起來,慢了一刻,仔細你的爪子給我剁了下酒!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這柳媽是丁家出了名的高嗓門兒,她這一吼,直吼的前院兒后院兒的家丁下人,以及雞鴨魚狗貓都醒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丁圓聽她吼的兇惡,不免害怕,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躍起,嘴里應承著“來了來了,這就起了。柳媽你別生氣。”從床上滾了下來,跌倒冰涼的地面上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柳媽看著她摔的滑稽,眼中譏笑連連,“快點過來!”傻子就是傻子。不值得憐憫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顧不得跌了一身土,丁圓急急忙忙去脫身上的衣裳。準備換下睡覺時穿的中衣去干活。手指碰到頸中紐扣,她才想起,她不是在秦府了,而是重新回到了娘家,哪里有多余的衣服給她換?心下登時不免又是一陣難過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雖然秦邵堂是個虛情假意的,騙了她。還害死了他,但是之前對她還是很好的,婆婆也待她很好,給她做了好些漂亮衣裳,供她換穿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現在,她又變回了衣裙鞋襪,補丁落補丁才能換新的的丁家傻二圓。一時間竟然無法適應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哀哀老成地嘆了口氣,從地上爬起來,拍了拍身上的土。走向她從記事起,就一直待著的灶屋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天色不過將將亮起不久。因為是早春,空氣還顯涼。走出屋子的丁圓猛吸入一口冷涼的空氣。頓時覺得大腦清醒了些。前往灶房的腳步加快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若說這也是個苦命的孩子,母親在她三歲時病死,尸首被大夫人叫人用席子裹了,丟進亂葬崗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那時還是個聰慧的孩子,看到母親被人拖走,嘴里叫著“媽媽,媽媽。”滿臉鼻涕眼淚地追上去。卻不料腳下一跘,前額重重地著地,磕了腦袋;杳粤艘惶煲.夜后,醒來時,就成了呆兒,誰都不記得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大夫人自認有一顆仁善之心,把她交給了在灶房煮飯的柳媽看管照顧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這一“照顧”便是十二年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從一個三歲懵懂的孩童長成了及笄年華的少女。身量漸漸長開與人無異,唯獨神智,仍是胡里胡涂,沒什么長進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為此,她自小沒少遭大夫人所生的一對姐弟的欺負。傻二圓這稱呼便是那對姐弟先叫出來的。丁家的家丁下人們見這二小姐確實沒人疼愛,也就學了那對姐弟這么稱呼起她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重生已經一月有余。丁圓重新熟悉了在丁家的日常生活。只因腦中有了上一世的記憶。時常想起害死她的秦邵堂,便呆在一旁,滿面眉頭深蹙,憂思哀愁,偶爾還會對著螞蟻,樹葉落淚。直讓人覺得,她越發的呆傻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柳媽每每見她這副模樣,便忍不住心頭火起,沾著面粉手啪啪直拍她腦袋,順帶破口大罵她一通。這些丁圓都默默地受了,然后便繼續失魂落魄。仿佛這世上再也沒有能令她開懷的事物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這日,她隨著柳媽做好了午飯。被柳媽吩咐給丁苒所住的閨閣小院送飯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行至丁苒住處門外,便聽得一陣摔杯砸碗的喧囂混亂之聲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“我才不要嫁給姓秦的那個殘廢!”這是她的姐姐丁苒尖利的聲音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猛聽得秦邵堂的名字,丁圓懵然呆在門外。然后便聽丁苒的貼身丫鬟喜翠說:“大小姐你先息怒,別氣壞了身子。夫人的意思也是,那秦家既然如今已經沒落潦倒,斷沒有還讓小姐嫁過去跟著吃苦受罪的道理。把婚退了便是。只是大老爺他不愿落得個失信于人的壞名聲。還在和媒人周旋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“哼!我看我爹他是老糊涂了!什么雪中送炭,一飯之恩?秦家在京城風光之時,可沒想到要讓我立刻嫁過去做將軍夫人,F在以罪人之身回鄉,倒想起我是他們家未過門的媳婦了?哪有這么便宜的事情!而且秦邵堂現在還成了廢人,我決計死都不會嫁給他的!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“小姐先別生氣,自會有夫人給你做主的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丁圓聽的呆怔。秦邵堂派人來商議婚事了?上一世不就是秦家派人來和頂爹爹商議婚事沒出一月,她便代替丁苒嫁了過去?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這替代之舉,既沒有擔上失信于人的壞名聲,又讓秦家人無話可說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原來,丁大老爺丁一鳴在當年上京做生意一時落破,受到秦府秦老將軍救助。兩人把酒言歡時,說起兒女時,才成家不久的丁一鳴說的是,若是丁家日后有女便與秦家當時已八歲的長子秦邵堂結為秦晉之好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所以,只要是丁家女即可,并沒有指明是哪個。丁圓也是丁家女,嫁的并不算違背諾言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若不是丁苒見過秦邵堂之后,見他儀表堂堂,即便是斷了左小臂,身有殘疾,也沒有影響他的如玉風姿,心生悔意。她現在便不會重新回到丁家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“你個傻二圓!送飯過來怎么不報?傻站在這里做什么?飯菜涼了吃壞了小姐的肚子,把你賣個百千遍都不夠賠的!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喜翠和丁苒相似的尖利嗓門,嚇的呆怔的丁圓渾身一顫,望向身著綠衣的喜翠,表情呆傻,手腳卻利索地遞上食盒說:“給你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丁苒在屋內聽到喜翠的訓斥,登時便覺得找到了出氣筒。幾步出得門來,頭上翠珠步搖亂擺未停,她涂著丹蔻的纖細手指已經戳向丁圓的腦門,“你個賤皮賤骨的!整天傻里傻氣,呆里呆悶的浪費丁家的糧食!我看你到是跟那殘廢倒是十分相配。一個傻一個廢,簡直天作之合!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丁圓還記得上一世死前,她立在她榻前,嘴角那抹凄森的冷笑,眼中狠毒的光亮,現在被她尖尖的指甲一戳,更渾身立即如遭電擊。腿軟心慌,像是見了鬼,什么都顧不得,轉身便逃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丁苒見她那副抱頭鼠竄的樣子,便越發來氣,“跑這么快趕著去投胎?跌死你算了,喪門星!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丁家大小姐出了名的驕縱霸道,混不講理。沒人敢輕易招惹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如今,聽說爹爹想要遵照當年承諾把她嫁給丁家長子秦邵堂,便在丁家鬧開了。直攪得雞犬不寧,人人不得安生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丁夫人也是個疼女兒的,更是借著娘家勢力大,實際壓下丈夫一頭,掌管著丁家的上上下下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女兒不愿嫁給秦家男,她當機立斷要和秦家請來的媒人談退婚之事。被丁一鳴攔下。勸說另行商議商議之后再做決定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丁圓是知曉他們當初商議的結果是讓她代嫁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如今重生回來。想到嫁過去一年后會慘死在姐姐和秦邵堂之手,斷然是不能再走了老路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聽聞家中丫頭婆子已經在傳說老爺已經做出了決定。便不顧被大夫人責罰的危險,跑到前院兒,找到自己的親爹丁一鳴,求他不要讓她嫁過去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丁一鳴對丁圓的娘本是有幾分喜歡的,但無奈自己娶了個悍妻,不讓自己納妾。當初能留下丁圓也是聽算命之言說她是個男胎,這才允許了她們母女的存在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誰想生下來是個女兒,丁一鳴失望之余,也就聽憑自己的正妻為難欺負她們母女,自己對他們不聞不問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丁圓娘死后一年,他才知道人不在了。聽說留下的這個女兒也變成了傻兒,便更加沒放在心上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若不是這次秦家來求娶大女兒,丁夫人舍不得自己的女兒嫁過去吃苦受罪,提出讓她代嫁。他根本已經想不起來他還有個叫丁圓的二女兒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丁圓伏在地上,不肯抬頭,嘴里不住地求著:“求老爺不要把我嫁過去。求老爺不要把我嫁過去。我想一輩子待在丁家,不想嫁人,求老爺成全,求老爺成全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本書鏈接:https://www.9yread.com/book/10002560/2(鏈接可以直接點哦)更多福利及優惠信息歡迎關注九閱官方微信:九閱小說(jiuyuexiaoshuo),回復“福利”領書券免費看書喲~
                • 人贊過
                查看更多
                評分記錄
                V10 發表于: 2021-08-27 14:13

                寫得好接地氣
                V10 發表于: 2021-08-27 14:14

                還可以
                V11 發表于: 2021-08-27 14:15

                不知道后續寫得怎么樣
                V13 發表于: 2021-08-27 14:15

                感覺都差不多的路數
                V11 發表于: 2021-08-27 14:16

                偶爾看看也挺好
                V11 發表于: 2021-08-27 14:16

                有意思啊
                V10 發表于: 2021-08-27 14:16

                嘖嘖嘖,這情節。。。
                V10 發表于: 2021-08-27 14:17

                神奇啊
                V10 發表于: 2021-08-27 14:17

                看得很帶勁
                V10 發表于: 2021-08-27 14:18

                想知道這本小說之后的情節會不會很狗血

                快速回帖 使用(可批量傳圖、插入視頻等)

                表情
                寫好了,發布  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